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伴同学会
老伴同学会
一天中午刚吃完饭老伴接了一个电话,放下电话就听老伴说:“柳绒从海南回来了,晚上廉民想找几个同学聚一聚,在饭店给她接风,让我也去。”

  “那就去呗。”我说。

  “在哪个饭店?”我问。

  “东阳饭店。”老伴说。

  晚上五点多钟,老伴为我做好了晚饭后,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打车去了东阳饭店。

  我吃完饭洗了碗,上网看了一会儿小说,看看表八点多了,就脱了衣服上床躺下,打开电视设置好定时关机后,边看电视边等着她,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好像在睡梦中听到门铃响,半天才醒过来,果然是家里的门铃响,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,看看表,快十二点了,我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起来,下地打开房门,老伴进屋,我随手关上门锁好,借着室内昏暗的灯光,我看到老伴满脸疲惫、浑身酒气,似乎有些站立不稳,我急忙帮老伴换上拖鞋,扶着她走到床边,又帮她脱了衣服。

  我俩躺下后我问老伴说:“你喝酒了?”

  老伴没吱声,过了一会儿,她用一只手拉起我的一只手,伸到了她的裤衩里,我用手一摸她的胯裆,湿唧唧黏糊糊的,吓了我一跳,我赶忙坐起来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,掀开被子脱下她的裤衩,分开她的两腿一看,因为年纪大了已经看不到大阴唇,两腿中间的那道缝有些微微发红,露出的嫩肉上还挂着一丝乳白色的精液,我看了一会儿,发现还有少量精液慢慢从里面流出来,我惊讶地自言自语道:“这是什么,好像精液,怎么这么多呀?”

  老伴拉着我躺下盖好被才慢吞吞的说:“几个臭小子把我轮奸了。”

  “都多大年纪了,还能行吗?”我说。

  “你忘了廉民是中医大夫了。”老伴说。

  “中医大夫怎么了。”我说。

  “饭前他给每个男同学一块类似水果糖的东西,给每个女同学一块口香糖,说是解酒的,我们这些傻帽都吃了,事后才知道男同学吃的是伟哥,女同学吃的是催情口香糖。”老伴说。

  接着,老伴就像讲故事一样讲述了她们同学小聚酒宴上发生的事情,没有丝毫的愤怒和羞涩,倒像是有些得意开心的样子,还真应了老来张狂少要稳的那句老话。

  原来他们这些老头老太太嘴里含着糖,都在傻傻地听着柳绒讲那些海南的奇闻异事,听着听着老伴觉得下面有些不对劲,就一个人去了卫生间。

  来到卫生间打开坐便盖坐在上面却没有尿,只觉得阴道痒得厉害,老伴就把一个手指插进去抽插几下,有些兴奋的感觉,还没缓过神来,三个男同学就破门而入,这时老伴才发现自己匆忙间忘记锁卫生间的门了。

  三个人满脸淫笑的缓缓走到我老婆身边,其中两个人一边一个扯着我老伴的胳膊把她从坐便上拉起来,然后把她转过身按在坐便上,另一个男同学脱了裤子把鸡巴从后面插进她的屄里,就这样三个人轮奸了我老伴,其中一个人还干了两次。

  说完这些,老伴把手伸到我的裤衩里,摸着我微微翘起的鸡巴深情地说道:“老伴呀,老了老了,我还品尝了一把淫乱的滋味。

【完】